版权所有:大足日报
上一期 下一期
PDF版
今天是:2020年6月3日 星期三
往期回顾
发刊日期:2020年05月22日 > > 第A4版 > 新闻内容
一张球票,让我醒悟
新闻作者:  发布时间:2020/5/21  来源:本报讯    

  

  只要是稍为些名气的球队到重庆,王三娃就会打电话给我。这次是大连万达队,夺冠热门,是王三娃心目中崇拜的球队。王三娃是铁杆球迷,我最多算是个假球迷,对哪支队夺冠,并无多大兴趣。去体育场看足球,纯是凑热闹的主。
  在电话里,我对看球赛是否定的态度,让王三娃给急的。我晓得他看球赛得有志同道合的“兄弟伙”陪同,否则他一人看起甚是孤单。热闹的事谁不喜欢。看一场球赛不是那么简单的事,得拿钱去。就是按票价算,这场球赛也是70块钱一张,一天的工资都没那么多。花70块钱去看一场比赛,让人想不犹豫都不行。更主要的是,70块的门票已是一票难求,早被那些黄牛党炒到了原价的一倍以上了,看一场球赛的代价大有去看一场明星演出的架势,至于吗。王三娃听了我极为不快的怨气,在电话里对我安慰道,“现在这票,是有些贵得吓人。这样,原价票,你去不去?”这显然是一种诱惑,现在哪还有什么原价票?王三娃的回答是肯定的,说晚七点在大田湾体育场碰头。我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。一下班,就匆忙赶到大田湾体育场。一看到那阵仗,心顿时凉了大半。售票窗口已排起了蛇形般弯弯曲曲的长队。以前听说大田湾通宵排队的事,还不太相信,此时一看,还真是名不虚传。按这种排法,我不知要排到猴年马月,即便排拢了,还有不有票,是很难说的事情了。
  比我后到的王三娃跺足道,“这样排下去肯定不行。排拢了,天也亮了!”我说,“那有啥办法!”看着我失望的脸,挠着脑瓜朝前面不停东张西望的王三娃,突然大声拍响了巴掌,兴奋地喊,“有了!”说完拉着我就往前边走,我没反应过来王三娃到底想干啥。插队肯定是不行的,那不吵架就得打架。为一张球票干那种傻事,实在不值。我问王三娃到底想到了啥办法?他回答得很是果断,找熟人,找认得的人。这倒是一个好主意,关键是我将记忆的脑海搜了个遍,都找不出一个与足球相关的熟人。相信王三娃也与我差不多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他就我这一个“熟人”。这时我又不好对王三娃说丧气话,只好跟到他屁股后面转。我们将排轮子的队伍细细地搜索了两个来回,都没看到一个认识的人。就在我灰心丧气时,王三娃拉着我,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快步来到一穿灰色衣服的中年男人跟前,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冲他喊了声“兄弟伙,原来你也在这儿啊!”那中年男人面对王三娃的热情似火,一脸茫然。显然他想不起王三娃是谁。一个想不起王三娃是谁的人,自然是与王三娃没啥交往的了。王三娃抵近那中年男人的耳边,一手遮住脸,低声说了一通后,那中年男人脸上才有笑容,然后说了一声,“行,就这样!”王三娃拍了一下中年男人的肩膀,笑逐颜开地从他裤兜掏出钱塞到中年男人手中,说了声谢谢,拉着我就走到一边去了。
  随王三娃远远地站在一大树下,疑惑不堪的我对王三娃问道,“你是在搞啥子鬼名堂?”王三娃摸着下巴自得不已地说,“啥子嘛,搞定了噻,球票。”我当然明白王三娃在托那中年男人帮我们买票,但我看到的是王三娃给人家的是两百块钱。我急了,“那个人是谁?你认得吗?价格是怎么说的?”我知道这种事情,没有白帮忙的。王三娃漫不经心地说,“没问题,那人你应该也认得,只是平时你眼睛抬得高,没把别人放在眼里。”经王三娃这么提醒,我还是没想起那帮我们买票的中年男人是谁。王三娃说,“还想不起吗?就是你们办公楼对面那个擦皮鞋的,他们两口子都在那儿摆摊,你去过的。”我这时才恍然大悟,不解地问道,“他喜欢足球?不可能哦!”王三娃说,“当然是不可能的,人家今天做的就是这生意!”我彻底明白了,忙问道,“他要收我们多少钱?”王三娃说,“一张票加50块,熟人价。”我想破口大骂,但无法骂出来。因为我们周围已有不少“票贩子”拿着球票在公开叫卖,是典型地坐地起价:180到240一张,不讲价,不还价。如此一算,那中年男人开的价,还真是熟人价了。事已至此,也只好认了。不过,我也猛然开窍了:下次,哪怕是请假一天,也要提前去排队,就是被扣了工资也没亏。(重庆)周康平

 
CopyRight 2009-2010 ©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大足日报社 未经允许 严禁转载

新闻热线:43768616 投稿信箱:dzrbbjb@126.com| 备案号:渝ICP备09011859号